“或许是有人害怕事情败露遮掩了我的行踪吧。”

  顾浅夏语气十分的释然,霍御琛也不再追究,毕竟这件事已经过去太久了。

  顾浅夏想到霍御琛刚刚走进来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,心中忽然有些疑惑。

  “刚刚怎么那么不开心?陆上将说什么不好的话了吗?”

  顾浅夏真的很聪明,霍御琛其实早就想到顾浅夏会猜到。

  “嗯,怕我会被感情蒙蔽?”

  霍御琛的说法十分的隐晦,但顾浅夏还是聪明的理解了霍御琛的意思。

  陆上将是怕她会骗霍御琛是吧?

  顾浅夏却毫不难过,因为这样的想法太正常了,霍御琛身价这样不凡,并且相貌也很出众。

  自然是有很多图谋不轨的女人前赴后继的想要扑倒霍御琛。

  “陆上将只是担心你而已,而且他的担心没错呀我一开始确实是图谋不轨来着。”

  霍御琛用食指刮了刮顾浅夏小巧的鼻子。

  “可是这样的话用在你身上,就是会让我不高兴。”

  他深邃莫测的眼神中泛起一股柔情,就如今仿佛一股泉水从眼底流到了霍御琛的心尖。

  顾浅夏眼神也毫不躲闪,与他对视,她的心里也因为霍御琛的这一句话仿佛灌了蜜一般的甜。

  暧昧的气氛逐渐升温,霍御琛低下头轻轻在顾浅夏的存上覆下一吻。

  霍御琛悄悄伸出手臂将顾浅夏环抱在怀中,使自己能够更深层的体会这甜蜜的亲吻。

  顾浅夏自然而然躲进霍御琛的怀里,感受着霍御琛怀中独属于他的侵略气息。

  在客厅昏暗的灯光下,顾浅夏的脸上仿佛拥有了平时不看不到的娇媚,两人沉浸在这柔情蜜意之中。

  别墅

  外明月挂在梧桐树的树梢,夜似乎也逐渐深了。

  ——

  装潢奢华的水晶灯高高挂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顶上,灯下是一个个端着酒杯的人影闪动。

  而这次宴会的主角——霍御琛,才刚刚来到门前的红毯上,他身着精致的黑色西装,脸上稍显冷淡的表情更是显得他气场强大。

  他的胳膊被顾浅夏纤细的手臂挽着,顾浅夏则身着一件款式简单的黑色挂脖长裙。

  虽然裙子的款式简单,但穿在顾浅夏身上却显得贵气十足,两人站在一起仿佛佳偶天成。

  霍御琛和顾浅夏刚步入厅内,就有上前搭话。

  搭话的人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,跟在他身侧的是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。

  顾浅夏一看便知道。

  这女孩绝对不是他的妻子,很可能就是他在外的情人而已。

  “霍先生,您好,我是xx公司的董事。”

  男人表情谄媚的开口,眼睛装作无意的飘过顾浅夏的胸口。

  霍御琛看着眼前这人令人作呕的表情,脸上的神色不由的又冷了几分。

  “滚。”

  霍御琛的薄唇轻启,明显语气不善的吐出一字。

  眼前的人却好像根本看不出霍御琛眼中的厌恶,他装腔作势的愤怒开口。

  “霍御琛,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,你知道我是谁吗,我可是陆上将的亲信。”

  霍御琛锋利的眉头紧蹙,不懂为什么有人那么不长眼看不懂别人那么明显的眼色。

  顾浅夏也被这人自寻死路的做法所震惊到。

  这人莫非是脑子不好,竟然这样挑衅霍御琛。就算陆上将还没告诉众人霍御琛是他的儿子,可霍御琛本来的身份也不是他这种人能够挑衅的。_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