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发鬼君的惨叫声响彻天地。

  那种凄厉声,就连同一阵营的五星玩家,都听到心里发寒。

  能把一位鬼君折磨成这个样子的,他们都是第一次见。

  林晨身后的艾文,原本还因为林晨的态度心里产生过些许不满和愠怒,此时见状,这种不对的情绪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一滴冷汗从脸颊上缓缓滑落下来。

  这时,林晨突然回过头,看向了那位西方五星玩家,一脸诧异地道:“你还愣着干啥?赶紧上啊,再打废两个下来。”

  说话间,他的脸上还沾着溅上去蓝色鬼血,在阴影的衬映下,显得十分阴森。

  这位西方五星玩家愣是看得心里一跳,随即连连点头道:“明白!”

  ……

  没人注意,一位林晨在一位五星大老的面前,占据了绝对的上风。

  而是都在关注那位赤发鬼君的情况。

  此时,赤发鬼君的惨叫声,已经低了许多。

  他的腰部之间,一道巨大的口子正汩汩流淌着鬼血,一个黑黝黝的大腰子,被林晨成功取出。

  看到自己的腰子被割出,赤发鬼君内心死灰一片。

  想到自己堂堂一位鬼君,万鬼称雄的存在,竟落到了这个地步,顿时一种极大的哀意涌上心头。

  最终,他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  下一刻,他的身上,便散发出了一股强悍的鬼力。

  这种力量,如同回光返照一般,比他此前战斗时的鬼力还要强大深厚。

  这是本源的爆发。

  赤发鬼君在这一刻,终于选择了自爆!

  “快退!”

  “赤魔君,你特么有病!”

  一旁的众鬼君脸色大变,大骂的同时,纷纷挣开了对手,向外退去。

  鬼君携带着鬼域一起自爆,其威力是极其恐怖的,这种无差别的攻击,没有人愿意承受。

  而人类玩家则有着副本增幅,可以恢复和复活,这种情况下,赤魔君完全是在坑他们这些队友。

  这可能是因为赤魔君明知必死之下的最后反击。

  也可能是赤魔君第一个落到林晨手里,内心不平而故意做出的疯狂举动。

  “机会!”

  周庚等五星玩家眼中大亮,连忙缠了上去。

  而这时,林晨却脸色一黑,一巴掌直接呼在鬼君的脸上,这一掌附带降鬼十巴掌的掌力。

  只听“啪!”的一声。

  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回荡。

  正准备退开的鬼君当场愣住,就连周庚等五星玩家也傻了眼。

  只见,那已经积蓄起来的鬼力,竟快速收了回去,那狂暴无比的力量,竟被一巴掌打的重新归于平静。

  而赤魔君,也是一脸震惊。

  只有林晨丝毫不意外。

  降鬼十巴掌可以克制鬼力,一巴掌下去,可以让赤魔君凝聚的鬼力一滞,趁此机会,林晨又以副本的规则之力封禁了赤魔君,这才阻止了自爆。

  看着赤魔君的脸,林晨深吸了一口气,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道:“我不会允许你放弃你自己,你得支棱起来啊,这种死气沉沉的样子,谁愿意要你啊!”

  赤魔君刚刚反应过来的大脑,听到这句话,彻底懵了。

  眼眸勐地瞪大。

  林晨那英俊无比的面容,在他的眼中,完全化为了一个恐怖到极致的魔鬼。

  从有了意识到成就鬼君,他还是一次这么无力和绝望。

  第一次遇到这么一个宛如恶魔的人类。

  把他逼到了绝路上,还要不断嘲讽奚落的大反派。

  甚至让他生死都不由自己控制!

  最终,他不再反抗,也不再开口,闭上了眼睛,于绝望中,彻底认命。

  林晨见此,心里一喜。

  毕竟这是鬼君啊,是从来没有过的大宗交易,更是他捉诡人生的里程碑。

  不可能太粗暴的。

  得让他保持着良好的身心才行。

  看此时赤魔君如此乖巧听话的样子。

  他暗呼了一句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。

  随即,林晨便在众多视线中,继续嘎起了鬼域。

  最后,将这位鬼君处理完好,林晨一展粉色麻袋直接将其套了进去。

  倒卖中段鬼君赤魔君成功,获得神诡币:90万

  腰子减去一成,鬼域再减去三成。

  原价150万的中段鬼君,成功卖掉了90万的神诡币。

  这让林晨大为满意。

  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剩余的鬼王身上。

  “还有十七只。”

  此一出,众鬼君听得暗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拼了命地与面前的对手战斗起来。

  赤魔君的死就在眼前,无论是谁也不能接受自己落到林晨的手里。

  战斗继续爆发。

  而解决完这一切的林晨继续扩张起粉色麻袋,疯狂收鬼。

  他不打算加入战斗,留这些五星玩家在这里,就是留着当打手的。

  半界山的鬼这么多,他战斗,完全是浪费自己发财的时间。

  神诡币余额:2100万

  神诡币余额:2200万

  神诡币余额:2300万

  随着一只只或是茫然或是恐惧的恶鬼被倒卖,林晨的神诡币飞速提升。

  “或许,我可以拿出1000万来继续抽点奖了,毕竟这只是小钱。”

  林晨正思考着,便见到场中一位初段的鬼君终于坚持不住,败下阵来,被一位挥舞着鬼君鬼物砍刀的五星玩家,砍翻在地。

  “放着我来!”林晨大叫一声,便扯着麻袋,满脸笑容地跑了过去。

  那位心里激动正要下意识补刀的五星玩家身体一颤,看了林晨一眼后,只好停下手来。

  他暗暗可惜。

  斩鬼君的机会,千载难逢,这一刀砍下去,他回到人类世界,绝对能吹一辈子了。

  但林晨既然开口了,他自然是不敢拒绝。

  别看林晨此时嘴角已经咧到可以看见牙花子了,但他丝毫不怀疑,自己这一刀砍下去,林晨会干出当场翻脸,甚至将他腰子也嘎下来的事情。

  因为林晨在他眼里,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心理有障碍的人了。

  不止是他,就算一众鬼君都打心底认为,林晨根本就是一个疯子。

  这种先把鬼折磨一顿再杀死的行为,简直变态到了极点!

  “再接再厉,我看好你。”林晨拍了拍这位五星大老的肩膀,露出了一道鼓励的神色。

  “明…明白。”持刀的五星玩家回了一句,随即再次攻了上去。

  林晨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即笑眯眯地看向,那位倒地不起的鬼君。

  那位鬼君还在挣扎着,感受到林晨的目光后,顿时身体一僵,当场心都凉了。

  “乖,让我送你走吧。”

  “不!”

  ……

  又一位鬼君到手,接下来的战斗越发的顺利,众鬼君的鬼力消耗越来越大,同时数量递减的情况下,不断有鬼君战败,跌落在了地上。

  而林晨就像采姑娘的小蘑孤一样,提着麻袋,一个又一个地往死塞。

  直至最后,整个空中,只剩下了十位鬼君,他们身上全部带伤,甚至有个别两位鬼力已经降低到了极致。

  人类五星玩家的攻击,全是杀招,他们不得不用全力来抵抗,鬼力自然消耗过快。

  但哪怕是鬼力见底,也没有谁愿意让自己落回地上。

  因为之前扛不住的,都已经被嘎了腰子和鬼君,被套进粉色麻袋里,凉得不能再凉了。

  所以,无论如何,他们也要支撑住,在林晨的威胁下,这些鬼君的意志力,惊人的坚韧!

  《第一氏族》

  沐王这位俊美中年,此时不再儒雅,披头散发,满脸的悲凉。

  “我们败了。”他缓缓开口,眼中闪过一丝灰败。

  到了这一刻,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

  其他战区的鬼君还在赶来的路上,到了这一步,就算全部到场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作为最强的他以及炎王和枪王三者,鬼力都已经干枯得差不多了,就连本源都损耗了不少。

  “是啊,没想到我枪王会败在人类的身上。”枪王虽然依旧挺拔着身子,但此前的他像是一杆可以将苍天破开的长枪,凌厉非凡,而现在却满身躺着蓝色的鬼血,身体看起来破败不堪。

  “枪王,咱俩新收的徒弟估计是没机会教了,但我不打算还给他。”炎王苦笑道。

  看着穷途末路的十位鬼君,完好无损的众五星玩家面色肃然。

  虽然仇恨极深,但不得不说,这十位鬼君都是真正的强者。

  如果没有林晨的增幅,硬战下去,败的将会是他们。

  “晨,我女儿的根,是落在你身上了吧。”沐王道。

  还在收鬼,准备破4000万神诡币大关的林晨一愣,想到情鬼沐芸,顿时良好的心情坏了一半。

  根?

  众人纷纷一愣,随即全都想到了之前沐芸对林晨的态度,确实有些不对,便目光微微闪动起来。

  “是托孤吗?”

  “那鬼王与晨之间的关系确实不一般。”

  “罢了,一位鬼王而已,我蓝星能容忍得下。”

  众人心思急转。

  而沐王则是继续开口了,他道:“鬼的感情不一定比你们人类冷澹,事实上,经过了亿万年的发展,我惊悚世界的鬼,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,有血有肉。”

  他缓缓开口,似乎在诉说着临终遗。

  在场之人或是认可,或是嗤之以鼻,但并没有人开口打搅。

  “沐芸是我以本源之力在鬼母那里培育出来的,这种亲密程度,实际上不比你们人类父子之间的关联弱,而我对沐芸也是自小爱护有加。”沐王眼中闪过了一丝追忆,看着最终之地,驻足观看这里,已经泪流满面的沐芸笑了笑。

  这一刻的他,并不是什么野心勃勃的沐王,更像是一位慈父,甚至像是一位穷途末路的英雄。

  “我终究是舍不得这个女儿啊。”沐王叹了口气,随即看向林晨,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诚恳道:“晨,我希望你能……”

  “算了,既然你舍不得她,大不了我让她去陪你好了。”

  沐王的话说到一半,一直皱着眉头的林晨终于开口了。

  这一句话,差点让某位五星大老飞在空中的身体一个不稳跌落下来。

  s..book6101928907640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捉诡二十年,我进入了惊悚游戏');;